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三年级作文 »

父亲:挑着担子走人生

浏览次数:157 2019-08-14 11:52:23

父亲一个人退居老家,他在乡村的生活是非主流的。不会翘起二郎腿当乡绅,而是真真切切地全面回归老农本色。每次我回到家里,他总是以担示我。担子在肩,担当在心。

今年端午我回到老家,正值暑气高昂,一大早便是由内而外贴心的热。按照悠闲自在的惯例,我缓步乡间小道,在物景飘移变幻中,看到老爷子挑着沉重一担从远处走来。担儿颤悠悠,步履却坚实。

父亲低头看着路面,汗珠顺流。满满一担两篓子野草,留下他刀割过的痕迹,码得非常齐斩。有刚烈如锯的丝茅草,有肥油丰腴的车前草,有身形高挑的野茼蒿,还有生津止渴的酸叶子。这么厚实的食物,是给腰塘里的鱼儿吃的。以我正常的思维揣测,杀好一担草,需要一个小时左右,再从山野田边挑回来,得花费老头子一个时辰。

来到池塘边,父亲放下担子,甩了一下沁到眼边的汗珠子,将草团紧紧抱着,奋力扔到水塘中央,那种熟稔老到的样子,完全是一名合格渔夫的做派。鱼儿张嘴就嚼,咂咂有声,口口有味,除了不会说感谢的话语,其他就像嗷嗷待哺的孩子。一担草有百十来斤,七十多岁的老人挑着走上一两公里,也真是“算他狠”。

父亲本不喜欢养鱼,当我公开标下这口鱼塘时,他还把我扎扎实实训了几个回合,但看到“大势已去”“大势所趋”,他又默默承担着管养的重任。鱼塘的前任“管理员”培成太公特意叮嘱我,要我一定劝老爷子注意安全,说冬寒暑酷,蛇窜虫叮,容易出事。我有些后悔,承包鱼塘的是我,艰辛付出的却是父亲。

父亲埋怨归埋怨,事情还是坚持着做。鱼儿成长得很快,现在都有十来斤一条了,他经常得意地把鱼拉的屎展示给我看,“好大巴大的鱼屎嘞,这样的屎塘里还有蛮多”。父亲手里的一团鱼屎,简直就是一坨乌金,就是一条条活泼可爱的鱼!有这么大的鱼,我应该大有口福、大快朵颐了吧?嘿嘿,做梦去吧。父亲竟然舍不得下手捞,也不准我下手捞,就这么痴养着。只有过年时,被母亲狠狠数落几顿,他才挥手放马。那些个鳞光闪闪、膘肥体壮的精灵,简直被自己壮实的肉给骄傲死了,猫弹鬼跳的,直直地打击我们的忍耐力。饭桌上鱼香飘扬,我敬酒敬菜给父亲,父亲却神情凝重,端起杯子向着鱼儿喃喃几句,才放下心来吃。

父亲在老家管着的不仅仅是这池子鱼,还有垄中田亩山上树,满园果蔬满笼鸡。为了干好这些活儿,他的肩膀不停地挑着各类重担,挑草养鱼,挑水浇树,挑粪淋菜,挑料喂鸡,挑谷打米。担子很重很杂,但他坚持挑,不懈怠。

父亲吃不了多少,我带回城里也要不了多少,所以我劝他别过度劳动。他说,见不得荒山荒岭,看不得田土无聊,尽心意,是天意。劳作成果自己吃不完,父亲都会送给村子里的乡邻,不受分文。我一直犯嘀咕,这不是我原来的父亲啊!人没有变,还是固执倔强甚至不通人情的父亲,但情怀在改,那种办事谋实、为国谋忠、家风谋正、处世谋真、待人谋善、环境谋美的传统美德扎根他的心灵,与以往不同的是,他“彻头彻尾”地改掉了过去只说不做,只训不导的“顽疾”,以身作则,言行一致。六十岁之前,他是大家眼中的“裕民公子”:洗手吃饭,洗脚睡觉,指手画脚,“高级指挥员”,所有家务重活,全靠我母亲。而今,他不再过多苛求家人,甚至也不要求母亲“雁随以行”,用自己的切实行动感染我们,感动年岁。如今的老父亲,与往年不一样,再不是旧模样,是家乡的好老头。

母亲曾多次对我讲,我命中有这样一个严苛于我的父亲。成熟懂事之前,我在父亲面前,错的是错的,对的也是错的,反正就是李清照的词“错错错”,“莫莫莫”。究其原因,我猜测,父亲由不得我骄傲,见不得我浮躁,所以宁可以呆板凶巴面对我。只是后来,他“鞭长莫及”了,他“言不由衷”了,我才可以凭借他够不着、说不赢、打不过,让自己底气十足,腰杆挺立。

父亲一生都在挑担。少小因为是奶奶“晚生”他,所以格外受家中呵护,以至于“万千宠爱于一身”,养成了他“公子”脾气,“大牌”性格。但奶奶去世很早,爷爷只管教书不问世事,父亲的放纵得悠着点来,必须早当家早理事。成人后,父亲和朋友一起到江西安福的深山老林里砍伐树木,背上肩上血印条条,数载不曾稍息。后来接爷爷的班去学校教书,书读少了,父亲得“背犁”前行。初小的水平要教出“状元”的高度,没有一点“伎俩”和“剂量”是不可能的。为了使自己“不负众望”“无愧师表”,父亲一方面得恶补学问,一方面还要想“野法子”。父亲真聪明,找到了“捷径”,要我这个当时读五年级的儿子教他诵读课本,改文阅卷,我可“摊上大事儿啦”,父命难悖,天命难违,我只能“耳提面命”“醍醐灌顶”。我陪着父亲“走四方”,跟着父亲“教四方”。无论是山高路远的豪胜学校,还是蜿蜒曲折的白马庙小学,我与父亲都“如影随形”“教学相长”。父亲教三年级,我读五年级。每天我会做完作业后,悉心教父亲,“指导”父亲备课,帮助父亲改作文,我现在还清晰记得,我阅改过的作文,写得好的句子我会划出肯定的红色“扭扭线”,用得好的词藻我会在下面划上几个表扬的“圆圈圈”,整篇不错的,我会老到地写上评语,并会写上我的同龄孩子们最喜欢的“传阅”两个字,那个时候,这俩字比“穿越”来得动感多了。渐渐的,父亲的教学能力越来越强,教学水平越来越高,教学效果越来越好。我的作文水平也因此大幅度提高,父亲也为这种教与学相容相合的模式倍感“骄傲”。父亲每教一个班,成绩都在全学区排名数一数二。

本文来自 http://www.ruraipas.comhttp://www.ruraipas.com/snjzw/674.html 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!
上一篇:淚目!小學生寫《忙碌的爸爸》作文西安人朋友圈熱傳
下一篇:暖哭!嘉兴三年级小学生两天没见爸爸 写了一篇作文